叶青綺在此,叫我叶子就好

唔,即使文笔稚嫩,我也会努力的!因为学校住宿,还不让带手机,所以要等回来才能把在学校写的手写稿打出来哦。

给凛拉票

不知道怎么说吧,最后二十分钟投票的发给我图片,只要凛胜了,随你们点,每个都可以给写一篇肉,男男男女女女我都敢写,可以参考列表里的那篇切弓

啊啊啊啊啊,欧气爆发

马上bi萌开始了,免费代做会员题目。

如题,bi萌日漫场快开了,只要你的票是投给fate系列,包括fgo,都可以免费代做题目,个人手速有点慢,会尽快完成的。

马上bi萌日漫场开了,免费代做会员题目

不太清楚会不会有人题目没做,但还是提前说一下,免费代做题目,只要你的票是投给fate系列人物的都可以来私聊我。不过自己手速有点慢,会尽快帮忙做完的。
谢谢

[罗曼咕哒]大概是个虐虐的短篇

  “我啊,是一个贪心的人呢。”那少女叹着气,轻声说道。
   “一开始只是被赶鸭子上架似的成了世界最后的御主,明明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却总想要让一切都变的更好,所有人都幸福。”
  “其实我也知道不可能所以人都幸福啦,我还记得第一次说时被emiya敲了头呢,不过他当时那个一言难尽的眼神真的超好玩。”
  “其实自己也软弱过,但是想到M记快出新款的夏日甜点啦,喜欢的电影还没上映,如果世界毁灭了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  “所以啊,医生,我可是一个很贪心的人啊。即使只是为了M记,我都会充满干劲的去拯救世界,你这么大一个人,如果消失了,我可是会从世界那里把你抢过来的。”
  暖橙色头发的少女揉了揉面前床上昏睡的青年的头,穿着迦勒底制服的身影缓缓在空气中消散,她叹了口气,轻轻的挥了挥手,重新露出一个阳光的笑:“据说告别是要有点样子的,那样就可以下次再见,虽然我们没有再见的机会了,但果然还是希望你能醒来。医生啊,即使没有我,也要幸福啊。”
  一阵清风吹过,刮起了窗帘,床边的少女已然消失不见,只留下那病床上的青年仍在酣睡,做着独属于他,罗曼而不是所罗门的梦。

时间推回两天前,少女在拯救世界之后,阿赖耶面见了她。
  作为那独一无二的人理拯救者,世界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她一个帮。
  少女的愿望是让医生回来。
  黑色长发,真实身份为阿赖耶的女性告诉了她这样一个办法。“在你成功救下这个世界的时候,因果律上,你和盖提亚便已是一体的。如果你愿意,从根源上彻底的消失,那么,盖提亚也将随同消失。你是拯救世界之人,你就是这个世界的‘主角’,主角没了,自然也就没了反派。但是,这个消失相当于你从未出生过,这个世界将不会再有你的存在。”

  那少女勾起一丝活泼的笑:“本来我也不是多出名的人,有我没我也不会有太多人注意。何况我的愿望都完成的差不多了,虽然没追到柯南完结的确很不甘心,但是……”她握紧了手“医生恐怕还没有真正的看过世界呢,我也希望医生能幸福呢。”
   即使明天再也不会眷顾自己,自己将一个人在黑暗中沉沦,但想到医生可以真正的看到世界,那就够了。
   

  那日阳光正好,微风阵阵,她缓缓的在金光中消散,旁边的青年仍在熟睡,好像没有任何烦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 

大概是医生咕哒吧,()里是医生立香对话,(外是所罗门立香对话)

怎么哭了。
(诶诶诶,立香你怎么哭啦!)

我……没事的。
(医生你当然是看错了,我可是要手撕魔术王的御主怎么会哭呢!)

真的没事吗?
(可立香你的确哭了呀。)

当然咯。
(嗯……医生你把你草莓蛋糕分我一半就完全没问题啦。)

有什么想吃的吗?
(●﹏●给你要好好对待它了)不舍的眼神

没有什么想吃的。
(逗你的啦医生,不抢你蛋糕。)

早点休息吧,晚安。
(可恶可恶,这个时候是一点要梅莉酱来安抚一下的说。立香,早点睡哦。)

嗯,晚安。
(医生,在我们国家可是晚上要晚安吻的噢。)


什么吗!(那男人红着脸,像一只受惊的小鹿,退了几步,最终还是偷偷凑上来轻轻落下一吻)立香,晚安。

白发的英灵沉默了半晌,突然像是恍然大悟般靠近了躺着的少女,落下一个不带丝毫温度的吻,然后带上房门,缓缓离开。
屋内的少女御主抚着被轻吻的地方楞了片刻,双手捂住了眼睛。

她似乎在哭,又早已忘记如何哭泣,就像医生,似乎已经回来,又早已物是人非。

私设是立香在医生死后通过特殊的方法召唤出来所罗门,却发现已经物是人非。上面对话体是立香和所罗门与立香和医生的,()里是立香和医生




有人能鉴定一下这玉值多少

周泽楷bg 不视者与不语者 短篇

我是芊子,初次写文,请多多关照(≧▽≦)
(1)
  她又见到了他,  
  在她的梦里。
  眼神近乎贪婪的在面前的少年,或者说青年身上游移。看着他脸上逐渐逐渐爬上了丝绯红。
  她脸上多了点笑意,
  就听见他低声说道:“我要结婚了。”
  笑容瞬间崩裂开来。
(2)
  周泽楷从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和普通人不太一样。
  不仅仅是他口残和比普通人好太多的容貌。
  还因为,他可以在梦中和一个一般大的女孩交流。
  对。在梦中他不是个口残,可以正常说话。
  他很感激梦中的女孩,毕竟是她,给了他相信未来的勇气。
  他笑着,抱住了怀中的女友。
(3)
  其实,她第一次听见他的名字,是在她三岁的时候。
  那时,她天天被关在家里,侧耳倾听家外的声音。
  就听见弄堂里的孩子说:“新来了个孩子,叫周泽楷。”
  那时便上了心。
  第二次见便是在梦里
  面前的男孩腼腆的伸出手:“你好,我是周泽楷,你是”
  她伸出手握住,浅笑着说“我是——”
  梦戛然而止。
(4)
  他突然接到女友电话,说她在马路对面。
  赶忙走出俱乐部,却见到女友正准备横穿马路。
  急忙拉住了她,低声告诉她“没事,我在。”
  却见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站在马路对面,
  心中有丝怀疑,却在见到她手中导盲棍时烟消云散。
  不是她呀,他松了口气,拉着女友往回走,
  却忽视了那个被卡车忽然撞过的身影。  
(5)
  她那夜忽然从梦中惊醒,
  在他说他要结婚以后。
  心中有钝钝的痛,
   她决定去找他。
  在马路那边时,她就听到了他的声音。
  怎么能听不见呢?
   他是她世界里唯一的可视之人,她唯一的光,她会记住他的一切。
   因为那是她在黑夜中唯一的依靠。
    她情不自禁的踏出一步,却忽略了靠近的车声。
   从此便是永夜。
  【尾声】
  那年她才四岁,却已无法视物。
  母亲拉着她的手,将她拉上阳台:“今天晚上有流星雨呢。”
  她不知道白天与黑夜的区别。
   但她知道在流星雨下许愿,也许会成真。
  她合十了掌心:“希望有个可以看见的朋友。”
  一样的时间,不一样的地点,
  一个男孩许下了愿望:“希望有个可以正常交流的朋友。”
  于是,他们的命运便于那刻被缠在一起。
  只可惜他最终走远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却留在原地。

 

 

-